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关注

浙江教育报:浙江中小学生的闲暇时光有了正确打开方式
发布日期:2021-09-27 浏览次数: 字体:[ ]

阅读21人,运动4人,劳动3人,绘画3人,刷牙2人……晚上8:02,宁波市鄞州区邱隘实验小学教师俞成效在班级群里发起了一次“突击检查”:现在孩子们在家都在做什么?发张原生态的照片,不要摆拍,越自然越好。

看着家长们配合地接连“爆料”,俞成效解释自己是想要了解一下“双减”后学生们的课余生活,“之后,我也会进一步跟家长和学生探讨,当空白时间变多了,应该如何更好地安排课余生活”。

与俞成效的想法一致,“双减”之下,“闲暇教育”正在成为许多教师和学校努力为学生们补上的一课。

有选择:做自己想做的事

最近,上海外国语大学附属浙江宏达南浔学校教师宋国萍也对班级学生的周末生活进行了一次“全面检查”。其中,学生灏灏分享的故事很特别——“我在家洗玩具呢,洗的还是我很小的时候玩过的玩具!”

原来,灏灏的阿姨在儿童医院上班,平时会接触到很多自闭症的孩子,需要一些玩具在治疗时使用,于是请灏灏帮忙。“这个过程就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妈妈陪我玩游戏的场景又都浮现在我眼前,真好!”灏灏有些动情地说。

他的这份幸福也感染了班级里的其他学生。有学生提出:“我们能不能也把自己的玩具捐出去?”“当然可以!”宋国萍很支持学生的想法,同时她也为学生准备了关于自闭症儿童的访谈节目,“如果大家对这些小伙伴多一些了解,会对你们选择玩具有所帮助”。而学生们也提前“预定”了他们的周末作业——为这些特殊的小伙伴再量身定制一份玩具说明书。

“从整理玩具到制作说明书,他们能感受到爱和幸福,最重要的是这些都是学生们发自内心愿意做的。”宋国萍说。

在以前的班队课上,舟山市南海实验小学二(2)班班主任赵柯懿就问过学生“周末有没有时间安排自己想做的事情”,大多数学生都摇摇头。但是上周末,看到班级群里家长们“晒”出的周末作息安排表,赵柯懿发现曾经占据半壁江山的补习班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到好朋友家里玩两个小时”“拼搭一个半小时的乐高”“晚上5点到6点骑一小时自行车”“和妈妈一起做一次烘焙”……

“孩子们对空闲时间有了更多的自主选择权,他们可以去做自己喜欢且感兴趣的事情,也就能获得更多的幸福感。”赵柯懿提到,在每一份作息表里,学生们都不约而同地安排了更长时间的阅读、定时定量的体育锻炼、家务劳动等内容,使这一张周末作息表成为“成长自律表”。

有引导:自主时光不减质

“晒”出周末作息表正是南海实验小学落实“双减”的重要举措之一。校长翁昌舟表示,一张周末作息表能看出“双减”之下一个家庭的教育观念,“了解了学生的周末安排后,各班教师就可以引导家长和学生更好地把减下来的校外培训时间转化为亲子时光和自主时光,真正为学生营造健康向上的成长环境”。

江山市政棠小学则对学生的自主时光给出了清晰的指导意见——“周末作业超市”,里面有家务劳动型、实践体验型、动手操作型和信息搜集型等不同类型的课外实践作业。“在没有大量书面作业的情况下,如何不让学生虚度?我们决定结合‘五育’并举的理念,让学生有更多元的选择。”教导主任毛晗琪介绍,在学生挑选作业的同时,教师也会根据具体学情进行指导,例如低段年级学生以动手型任务为主,高段年级则将实践活动与各个学科相结合。每周一,各班还会举行课外实践作业交流会。

上周末,仙居县南峰街道管山小学三年级的学生们就迎来了一次“大变样”的实践型作业——“和爸爸妈妈一起寻找秋天”。“以前周末只会窝在沙发上玩手机的孩子,这次竟然干劲十足地找资料、问老师,还拉上了好朋友一起去野外。”家长郑爱玉一开始还担心“双减”会不会连孩子的学习质量也“减”了,现在看来孩子的学习热情反而上涨了。

布置该项作业的语文教师赵雪芳介绍,这次的实践活动正好契合了语文教材上“金秋时节”的主题,让学生到大自然里开展实践活动,既能促进他们的思维发展,又能激发他们的学习兴趣,让作业不再那么枯燥。

“我第一次读到《听听,秋的声音》这一课时,我就很好奇秋天怎么会有声音呢?这一次寻找秋天,我真的在乡间小路上听到了许多虫子的歌声!”学生项翊皓兴奋地跟赵雪芳分享自己的感受。

在铺满落叶的林间小道上和爸爸妈妈拍一张合照;观察小区里的桂花树,并和爸爸妈妈一起记录……看着学生们提交的作业,赵雪芳觉得自己做对了。她说:“‘双减’之后,我开始更认真地反思自己的教学工作。要做到减量不减质,就必须提高学生的学习主动性,这也是提高教学质量的根本。”

有陪伴:高质量亲子关系是关键

上周末,诸暨市陶朱街道陶朱小学学生郝涵予是在爷爷奶奶家度过的。她发现,以前为了赶着去上培训班,有时候都不能陪爷爷奶奶吃饭。但这次,她慢悠悠地待上了一整天,“我和爷爷一起锄地、浇水、种菜、挖番薯,爸爸妈妈就在旁边帮我们拍照片”。语文教师楼巧玲很支持这样的“亲子作业”,“学生们在时间上自由了,才能去完成这样的‘亲子作业’,也才能换来生活经验的富足和情感体验的真实”。

“陪孩子要‘用心’,而不是‘用力’,给予孩子满满的安全感和正能量,这才是高质量的陪伴。”班级“突击检查”之后,俞成效写下了给家长的建议。他认为,无论教育如何改革,父母都是孩子的第一责任人。

为了让家长更懂得如何“用心”,江山市城南小学教师周樟华在班级里开展了“新时代,新父母”家长阅读营。周樟华介绍,在这个阅读营里,家长需要每天和孩子展开亲子阅读,每月也要和教师共读一本教育类书籍,并在月末集中做阅读交流,“很多家长都表示,没想到教育孩子是这么深奥的学问,每天读一读,每月聊一聊,教育孩子不再焦虑了”。

武义县武川小学的家长们则直接成了学校劳动教育课堂上的一员。“我们以生命教育为载体,开展亲子无边界劳动教育活动,学生、教师、家长一起成了劳动实践大军。”校长胡爱萍说。

开学初,六(5)班班主任徐丽韩根据学生意愿划分了班级劳动小组。“平时,学生会利用劳动实践课和课后服务时间在学校农场种植,家长就可以在周末参与大范围的开垦和养护工作。”徐丽韩提到,一开始,很多家长对田间地头的农活也是一知半解,但大家会在班级群里热烈地讨论,和孩子们一起学习相关知识,参与的积极性都很高。

“双休日农场干活的一身汗比得上平时的健身,看着孩子满头大汗地拔草,酣畅淋漓地大笑,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学习!”一位家长兴奋地在班级群里留言。

上周,学生廖亮焱所在的小组轮到对农场进行周末养护。和爸爸一起拔草、翻土,虽然很累,但廖亮焱觉得一身轻松,他说:“偷偷告诉你,我爸锄地的姿势特帅!”

分享到:
0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