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关注

中国教育报:浙江嘉善智慧教育助力优质均衡
发布日期:2021-04-14 浏览次数: 字体:[ ]

说起浙江嘉善,几张教育名片令人印象深刻:较早通过国家义务教育基本均衡验收,探索城乡教育发展一体化,承担义务教育学校教师流动国家级试点……优质、均衡、创新,融入了嘉善教育发展的主脉。

2019年,嘉善被列入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身处改革的前沿地带,教育事业如何从均衡走向更均衡,从优质走向更优质,嘉善正在寻找新一轮发展的跳板。

智慧教育,浮出水面。

构筑全域数字空间

浙江师范大学附属嘉善实验学校,一所新建的城区九年一贯制学校,智慧教育相关项目的投入已逾千万。

来到智慧操场,学生可以在起跑线上进行人脸打卡,完成一公里的跑步后,设备会自动记录学生的运动数据。“学校提倡每位学生每天跑一公里,传统的管理手段难以有效量化,但智能设备做到了。”校党总支书记陈刚说。

在教育教学层面,“智慧”的空间也被打开:教室里装有摄像头,能够观察教师的教育教学行为和学生的课堂反响,学生的精彩发言可以用特写的方式进行抓取,生成的数据为教师的教学方式改进提供了关键信息。政教处在智能平台上设置学生考核模块,教师通过移动设备,随时对学生的德育表现打分,一改过去期末给个“印象分”的粗放式评价。

还有食堂、门禁、窗帘、空调等,这些设备都在时时抓取数据,并最终汇聚到学校的物联网管控中心。中心对所有物联网设备进行全方位可视化管控,利用与学校课表联动、预约联动的方式实现系统自动化、场景化运转。比如智能开启教室教学主机,设定光线环境自动调整灯光等。考虑到师生隐私,学校还架设了专门的服务器,避免中心的数据外泄。

在陈刚看来,学校的智慧教育还在生长期,但小荷已露尖角。“一些青年教师的教育教学质量正在赶超老的骨干教师,智慧教育的加持发挥了关键作用。”

浙江师范大学附属嘉善实验学校是嘉善智慧校园的“样板间”,按照目前的规划,嘉善今后新建的中小学校都要参照该校的“智慧标准”,老的学校也要逐步加以改造。仅2021年,嘉善县就计划投入6500多万,打造10个试点学校。

嘉善县教育局副局长钟华认为,深入推进教育优质均衡,必须打破不同地域的限制和差异,通过数字化技术互相链接和共享。这一思路,缘起于嘉善2015年开始探索的“空中课堂”。

“空中课堂”由嘉善县教育研究培训中心举办,目的是为全县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在寒暑假提供优质的拓展性学习资源。各学科县级以上骨干教师主讲,录播时长15分钟,有时也安排在线直播授课,学生自主点播学习。

栖居在互联网上的课堂,打破了学校之间的界限,农村孩子听到了城里名师的讲课,城里孩子也能感受乡村“田歌”的美好。仅5年时间,空中课堂收录了1600多堂优质课,注册学生5万多人,累计点播160多万次。

“空中课堂在学习端提供了海量资源,在教学端检验了教师的教学能力。学生的点播量、点赞数、互动率,为课堂评价提供了新参考。这就是数字化带来的优势。”中心主任吴新民说。

智慧校园、空中课堂打开了嘉善教育的数字空间。按照该县的“路线图”,所有的数字最终会在一个类似“智慧大脑”的平台上进行分析和处理,为每个师生精准“画像”,生成更多优质的教育教学资源。

数字教学深度融合

嘉善县对各中小学采用增量式评价。最近两年,蝉联全县排名第一的,竟是一所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为主的农村学校。

里泽中心学校,92%以上的学生为外来务工人员子女。过去,学校教育教学质量常年垫底,有条件的家庭纷纷把孩子送去城里。校长汪发灯上任后,决定改变传统的教学形式,走一条教学与数字深度融合的新路子。

比如,作业是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学习中最为突出的问题。学校摒弃了题海战术,将日常作业录入到一个“作业系统”中,打印出“纠错卡”。学生会将做错的题目标识在“纠错卡”上,全班的“纠错卡”通过专用设备扫描后,当天作业的分析报告就出来了。

报告将每道题目的正确率从高到低用绿、蓝、黄、红来标注。绿色表示多数学生已掌握,教师可以不讲。蓝色和黄色是重点讲解部分,教师必须讲深讲透、举一反三。红色则代表大多数学生不会,这就需要进一步反思:题目是不是超纲了?教师是否存在教学短板?此时,年级学科组就会介入。

这套数字化作业分析流程,避免了机械式的作业练习,找到了学生的最近发展区。学生作业的完成率、正确率开始稳步提升,而每日的作业时间却是不升反降。现在,里泽中心学校的“作业系统”不仅会分析作业,还能从题库中智能化识别“最适合”学生的题目进行点对点推送。

尝到甜头后,数字与教学在其他领域也加快了融合。学校在部分教室里装配了“互联网黑板”,教师的“板书”以数字的形态被全程记录,便于课后反思和学科组讨论。“这些投入都不大,但对农村学校教学质量的提升是实实在在的。”汪发灯说。

里泽中心学校的教学探索是嘉善课改的一个缩影。该县聚焦课堂和作业两大板块,开展了基于信息技术支持下的“学为中心”教学范式和基于“云作业”平台的作业管理两个方面的探索。比如,初中数学由县教研员牵头,组织试点学校剖析知识学习、问题质疑、思考提升、当堂训练等教学环节的“数据节点”,通过电子白板的交互特性在课堂上进行呈现和互动,创设活泼有趣的课堂情境,提高学生解决问题的能力。

此外,嘉善还实施了基于信息技术融合育人的创新行动,布局智能实验室、创客空间,引进“比特”实验室项目,深入探索混合式教学、STEAM教育和创客教育等教学新方式,支持学生开展多种学习体验活动。目前,已分别培育县域混合式教学、STEAM教育和创客教育实验学校3所、10所和6所,覆盖县域近1万名学生。

突破数字地域边界

嘉善现有教师3980人,学生8.3万,域内缺少优质的高等教育资源。在探索智慧教育的进程中,嘉善亟待突破两个天花板:技术和基数。技术是如何将智慧教育变得更加智慧。基数是如何给智慧教育“喂养”更多的数据。

2019年,嘉善县与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人工智能教育研究中心展开合作,在全县遴选11个试点学校,培养一批在信息技术有专长的教师和学生。研究中心的专家就算法学、程序设计等人工智能前沿技术开展教学,试点学校的教师单独培养,试点学校的学生每周通过拓展性课程进行学习。

“现在,习惯于低头看教材的老师有了更开阔的教育视野。学校的科技节上,越来越多的学生询问编程知识,这在过去是从没有过的。”嘉善四中教师陈剑峰说。

基数的问题又该怎样解决?除了从县域内获取数据,嘉善县还向“课博会”借智借力。

“课博会”是嘉善县与浙江省师干训中心、浙江省中小学名师名校长工作站共同打造的一项教育展示品牌活动,自2013年开始每年举办一次,从第5届开始,课博会的主题从传统教学改为“基于信息技术的课堂变革”。

嘉善县小学教师吴叶最大的感触是,以前参加赛课,只能在学校内部进行集体备课。现在,她在磨课阶段就借力互联网,通过在线平台,进行跨地区联合直播教研。课后,通过线上会议,收集各级教师给出的建议,信息的基数做大了。

到了展示阶段,各地教师将信息技术运用得淋漓尽致。平板教学、投屏展示、全息影像……课堂在网上同步直播,最多的一节课有2万多人在线观看。

“课博会”通常分12至14个专场,所有展示结束后,嘉善县会收集所有的数据加以整理。“借课博会平台,吸收其他地区教育教学数字资源,为嘉善的教育教学改革找到他山之石。”钟华说。

分享到:
0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