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关注

浙江教育报:“双减”之下,课后2小时如何再“升级”?
发布日期:2021-09-15 浏览次数: 字体:[ ]

2018年9月,为有效解决放学后学生无人看管的“三点半”难题,金华市红湖路小学成为“四点半学校”的先行者。今年9月6日,红湖路小学全面启动新学期课后托管服务。当课后托管服务进入2.0版本,他们正在思考——

新学期课后托管服务正式启动的前一天,红湖路小学校长王彩芳向全校家长发出了一份关于“双减”前后变化的调查问卷。结果显示,“双减”政策落地之后,有近50%的家庭减少了学科类培训班,大部分学生用于家庭作业的时间也由“1~2小时”减少为“半小时及以下”。

在王彩芳的手里还有另外一份数据——本学期申请参加课后托管服务的学生共1089名,约占学生总数的97%,而2018年的统计数据则为64%。

“这些数据说明这几年我们的托管服务质量得到了家长的认可,同时也意味着‘双减’之下家长对学校的托管服务有了新期待和新要求。”王彩芳说。

前1个小时:作业能写完吗?

周一16:40,六(2)班学生王依玲整理好书包,准备前往另一个教室参加自己所报名的钩针课程。当被问及作业是否完成时,她很肯定地点了点头,笑着说:“我们的作业有点少的。”

学生口中的“有点少的”,对于红湖路小学的教师们而言,背后要做的事情却“有点多”。

“从开学以来,所有学科的教研组天天都在研究作业。‘课堂作业当堂清,家庭作业不出校’是全体教师作出的新学期承诺。”王彩芳提到,课后托管前1小时的基础作业课程都是由各班的学科教师进行管理,学生完成作业后教师们会及时进行批改、讲评,“但放学后1小时的时间毕竟是有限的,主阵地仍旧在课堂,只有做到课堂作业当堂清,家庭作业才能不回家”。

9月1日当天,红湖路小学的数学课堂就迎来了一次“问诊”。金华职业技术学院师范学院教授钱丽华是此次的“问诊”专家,教师对教材是否熟悉、是否了解每一个学生的需求、是否做到少说“废话”等都是她进入课堂后观察的重点。“想要减轻学生的作业负担,教师在课堂上必须要做到精讲精练。精讲意味着教师要充分了解每一个孩子的能力,让课堂在有限的时间内‘丰满’起来,不浪费每一分每一秒。而精练则要求教师在40分钟内把教材上的练习落实到位后,对难点和错误点进行迅速把握,再实施课后的精准练习。”钱丽华说,就数学学科而言,目前有4套配套作业,要做到精讲精练,就需要教师提前对这些作业进行整合、取舍、分层。

同为数学教师的王彩芳深知这样的挑战是巨大的,“以前很多老师的作业本和课后习题是空白的,现在大家都是密密麻麻地做满笔记,分析每一道题,看看哪个题可以直接删掉,哪个题得再练一道,哪个题又可以分层布置,备课时间必然增加了”。

“一开始,这样的要求的确会给教师带来很大压力。但是只要逐渐把握了整个教学规律,学生的核心素养不断得到提升后,教师们一定会教得越来越轻松。”钱丽华表示。

跟随着课堂“问诊”一同进入红湖路小学教室的还有一本作业公示本。办公室主任王丽佳介绍,各科教师会在公示本上写下完成作业的预估时间,再由值日班长记录实际时间,经过一段时间的对比,教师就可以更好地调整自己的作业数量和难度,“作业是否做到减量高质还是得由学生说了算。很多孩子还会把记录本带回家进行记录,也有助于家长了解学生的作业完成速度、水平等各方面的情况”。

后1个小时:喜欢特色课程吗?

在报名参加钩针课程之前,王依玲只缝过手帕,也不清楚钩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我就是很喜欢跟针线玩,喜欢编织东西的感觉”。

这份喜欢正是钩针课程主讲教师王庆华最看重的。在此前开设的钩针课程中,考虑到学生的动手能力,王庆华要求三年级以上学生才可以报名。但经过前两个学期30多节课,她看见了有男生从第一堂课的满头大汗到第一次钩出一个小帽子激动到在地上打滚的模样;她听见了有孩子自信地对她说“老师,没有我们做不到的,只有你们想不到的”;她感受到了每当自己在朋友圈展示孩子作品时,家长们的热情与感动……于是,新学期的钩针课堂上出现了许多一、二年级学生的身影。“很多东西都是孩子们教给我的,他们的创新能力是不可估量的。所以只要他们喜欢,我就欢迎。”王庆华说。

王彩芳的办公室里还保存着前两期课程结束后,王庆华主动提供的课程“总结报告”——一本厚厚的相册,里面记录着每堂课孩子们的精彩瞬间;一本手写教案,其中连家长们的反馈都被认真记录下来;还有太阳花、帽子、发饰、手鞠球等一系列孩子们的代表作品。

“这样的教师和课程是学校的课后托管服务非常欢迎的。”王彩芳提到,新学期学校共开设了20多门特色课程,既有像婺剧、益智健体等第一次开设的新课程,也有像钩针这样经过学校、家长、学生多方面检验,留下来的优秀老课程。

“我们会对进入学校的特色课程进行考察,包括机构的资质、教师的专业度等情况。而且每门课程都会安排助教随堂听课,对教师的上课情况进行记录,及时反映出现的问题。”教务处副主任金霞介绍,每学期课程结束后,学校还会组织学生和家长进行座谈,听听他们的评价,“特别是一些效果不佳的课程,家长和孩子都不会想要再报名,自然就被淘汰了”。

在本学期特色课程正式开展前,红湖路小学依照惯例组织所有主讲教师和助教开会。在会上,王彩芳叮嘱全体教师:“希望所有的课程都能激发孩子们的兴趣,让学生开心、家长满意,真正把我们的孩子吸引到校园里来。”

2小时之后:多出来的时间做什么?

17:40,王依玲上完了第一堂钩针课。虽然今天还没有开始正式尝试钩针,不过她已经了解了钩针的历史,还挑选了自己喜欢的材料包。现在她准备回家和爸爸妈妈一起阅读、锻炼、做科学小实验……

“15分钟的亲子家务劳动、30分钟的亲子阅读、30分钟的亲子锻炼、15分钟的亲子探究,这是我们学校长期以来坚持在做的90分钟常规家庭作业。这些作业不签字不打卡,但是只要来到红湖路小学读书,就是每个家长和学生必须自觉完成的。”王彩芳说,“双减”其实对家长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能因为孩子在学校里完成了家庭作业,培养了兴趣爱好,家长就把自己的育人责任也减掉了,反而应该花更多的时间去陪伴孩子。

调查问卷的结果也显示,开学一周以来,大部分家庭的亲子阅读、锻炼、家务时间都有了大幅度增加。特别是用于锻炼的时间,之前90%左右的家庭每天仅锻炼半小时及以下,而现在每天锻炼1~2小时的家庭从9%增长到了58%。

五(2)班学生在作文里记录了这些变化——

“如今作业也可以在课堂中轻松完成了。一下课,同学们预习的预习,背书的背书,画画的画画,闲聊的闲聊,真是丰富多彩。”

“原来的书包,总是塞得鼓鼓的,可是现在作业少了,书包变得轻飘飘的,背在肩膀上就像在背空气,可轻了。”

“回到家后还可以做一些家务,看几本书,学做几道家常菜,去公园跑步、立定跳远。”

……

身为该班的语文教师,金霞细细地读了每一篇文章,她说:“从字里行间可以感受到,很多孩子对于‘双减’其实都有自己的想法。作业变少了,是不是上课听课要更加认真一些?回家后的时间变多了,这段时间应该拿来干什么?这些问题他们也都在主动思考。”在一篇作文的评语里,金霞写道:“感受到了你的幸福,真好!”

分享到:
0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